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

Unearthed Research and Protection Center

李守奎教授主編《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出版

李守奎教授主編《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於201612月由中西書局出版。全書平裝32開,528頁,定價68元。

【目録】

李學勤先生致辭

林沄先生致辭

 

裘錫圭:説侯馬盟書“變改□及奐俾不守二宮”

謝維揚:由清華簡《繫年》小議周初諸侯國地位的特點

朱鳳瀚:《繫年》“周亡王九年”再議

李零:讀簡筆記:清華楚簡《繫年》第一至四章

徐少華:清華簡《繫年》“周亡(無)王九年”淺議

沈建華:《繫年》“禦奴□之戎”與卜辭“四封方”相關地理

張世超:《繫年》周初記載解讀

陳偉武:清華簡《繫年》首章“央帝”臆釋

羅新慧:試説清華簡《繫年》第一章及其他篇章中的“帝”

陳絜:清華簡《繫年》第二十章地名補正

吳良寶:驫羌鐘銘“楚京”研究評議

沈載勳:對傳世文獻的新挑戰:清華簡《繫年》所記周東遷史事考

寧鎮疆:由清華簡《繫年》“帝□”申論周代“籍田”、“籍禮”的相關問題——兼説商代無“籍田”及“籍禮”

劉光勝:清華簡《繫年》與“周公東征”相關問題考

梁立勇:讀《繫年》札記

李鋭:《繫年》零札

袁金平:由清華簡《繫年》“子釁壽”談先秦人名冠“子”之例

 

宋鎮豪:談談清華簡《繫年》的古史編纂體裁

尤鋭:從《繫年》虛詞的用法重審其文本的可靠性——兼初探《繫年》原始資料的來源

陳民鎮:從虛詞特徵看清華簡《繫年》的真僞、編纂及性質

郭永秉:清華簡《繫年》抄寫時代之估測——兼從文字形體角度看戰國楚文字區域性特徵形成的複雜過程

魏慈德:《繫年》的簡背形制探究及其記事觀點與《左傳》異同例舉

賈連翔:戰國竹書尺度新探

 

曹錦炎:説清華簡《繫年》的“□”

黃錫全:清華《繫年》簡所見“□方城”、“造於方城”等名稱小議

季旭昇:從《清華貳·繫年》談金文的“蔑廉”

王志平:“飛廉”的音讀及其他

羅運環:清華簡《繫年》的字體特點

孟蓬生:釋“□”——歌支通轉例説之一

蘇建洲:《繫年》文字詮解三則

張富海:清華簡《繫年》通假柬釋

李松儒:試析《繫年》中的一詞多形現象

王輝:也談清華簡《繫年》“降西戎”的釋讀 ——兼説“降”、“陞”訛混的條件及“升”、□”之别

 

徐在國:清華伍《命訓》“□字試析

單育辰:釋甲骨文“□”字

劉釗:清華簡研究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寫在“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研究叢書”出版之際

李守奎:一部古史探新知——清華簡《繫年》的價值和意義

程浩:龍蟲並雕由微見著——《戰國竹書形制及相關問題研究》評介

後記

 

【後記】

 

清華簡的整理與研究工作始終都是在李學勤先生領導下進行的。李先生提攜後進不遺餘力,項目立項後李先生就讓我放手去做。

在2015年10月30日“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學術研討會暨“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研究叢書”新書發佈會上,我講了當時的心情:

清華簡《繫年》很重要,這已經是大家的共識。

充分而深入地研究《繫年》很重要,這是必需的。

各級領導與專家全力支持更加重要,這是我真切的感受。

今天大會没有設置規範的主席臺,我個人認爲,從四面八方來到這裏,關心和支持《繫年》研究的嘉賓、學者都是主席。

謝謝大家的大力支持!

我在論文集的後記中説過:一排排的感謝,不是好文章,却是真心情。這份心情不表,難以平抑。

這套叢書能够順利出版,有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這個依托的平臺的支持,有專家的指導,有單位各級領導的支持,有全體項目組成員的努力,有出版社的傾力製作。

在座的林沄先生和宋鎮豪先生從項目評審開始,從始至終支持與指導。林老師本周一還在國圖演講,當晚匆匆趕回吉大主持工作,昨天又來到北京,專程參加這個會議。此情此義,豈一個謝字了得!在座的很多專家,都是克服種種困難來支持工作、討論學術的。

裘錫圭先生正在爲此次大會撰寫論文,雖然這次大會不能與大家見面,但不久的將來大家一定能够讀到裘先生的大作。

我們有幸聆聽光臨此會各位專家學者的學術高見與對項目工作的指導,相信一定會使《繫年》研究再上一個新臺階。

國家社科基金辦趙川東副主任與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鄧衛等各級領導光臨指導,是對清華簡的重視與對我們工作的鼓勵。人文學院劉石副院長和王中忱、侯旭東兩位主任是我直接電話邀請的,他們都是首先謙虛地説學科專業的距離,然後就是堅定地支持,這是對本職的敬業與對下屬的一份情誼。

中西書局是多年的合作單位,爲此書的出版付出了大量的勞動。

衆人拾柴火焰高。任何一件事情如果有所成就,都是大家支持的結果。“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是階段性成果,得到這麼多關注與鼓勵,我們感動,我們也受到激勵,我們努力把下面的工作進一步做好。

       那次會議取得了圓滿成功,與會學者對《繫年》所涉的古史、文本、文字等很多問題深入討論,取得了豐碩的成果,辛德勇先生做了總結和精彩點評。大會約定會後論文修改至今年六月,然後儘快輯集出版。大半年過去了,與會學者的大作如期返回,精彩紛呈。

特别令我感動的是裘先生克服種種困難,完成了又一篇古史研究的經典之作《説侯馬盟書“變改□及奐俾不守二宮”》,大作融通了包括《繫年》在内的相關史料,解决了許多出土文獻與古史中的懸疑。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裘先生對晚輩的關照,對許諾的認真,對學術的執著。

《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論文集是“清华簡《繫年》與古史新探研究叢書”十二册中的最後一册,也是最重要的一册。提交大會的論文全部收録,基本上代表了《繫年》研究的最新高度。在編輯過程中,我們不僅學到了知識,也見識到了做人的高貴品格。

我在此對工作中的失誤進行檢討。前出論著的《前言》中,居然把尊敬的李範文先生的名字寫錯,在此表示誠摯的道歉。工作中的其他錯誤,還望得到大家的批評指正。

衷心感謝每一位作者,感謝所有支持“清華簡《繫年》與古史新探”的各級領導與師友們。

李守奎

                                  2016716日於清華園西北社區

 

《清华简〈系年〉与古史新探》书讯.docx